殷大奎:SARS推动信息公开

  SARS推动我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公开透明,这是一项重大贡献。不管是“内紧外松”也好,“内紧外紧”也好,关键是要把传染源、传染途径控制住。——殷大奎

  原卫生部副部长,在任期间处理过多起重大传染病事件。非典期间,临危受命,担任国务院非典防治工作督察组成员,河南督察组组长,到河南调研后,发现交叉感染状况,给国务院打报告,建议感染SARS患者就地隔离。

  殷大奎:2003年4月,张文康被免去卫生部部长职务。4月21日,吴仪叫我到她办公室,她眉头紧锁、忧心忡忡地说:“现在是危难当头,要请老将出马喽。”她请我担任国务院非典防治工作督察组成员,我感到责任重大,没有推辞。

  殷大奎:当时李克强同志是河南省委书记,他对防治非典工作非常重视,亲自担任第一负责人,以前应对公共卫生事件一般是一名副省长负责。

  克强同志很有魄力,撤了不少防治非典不力的地方官员,他对督察组专家很重视,每次开会都会耐心倾听专家发言。

  有一次开完会去机关食堂吃饭,克强同志端着盘子排在我前面,看到我在后面,他把我拉到他前面,他说:“你们辛苦了,你先来,你先来。”

  河南有很多在外地打工的人,非典时期有些人回河南老家,有人发烧隐瞒不报。我知道这个情况后连夜给国务院打了一个报告,建议感染SARS的患者就地隔离治疗。

  “内紧”是卫生系统第一时间派专家到第一线掌握第一手资料,摸清疫情底细,找出解决的办法。

  疫情的公开透明是很关键的,SARS推动我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公开透明,这是一项重大贡献。

  不管是“内紧外松”也好,“内紧外紧”也好,关键是要把传染源、传染途径控制住。

  殷大奎:统一口径有必要,各地情况不一样,对问题的认识和看法不一样,把各地情况收集起来由相关权威部门统一发布,避免混乱局面。

  新京报:在应对全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方面,你怎样看待政府和公共卫生的关系?

  殷大奎:应对全国性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由政府统一指挥,高效调动资源。但是,不能保证每次政府决策都是百分之百正确,也可能存在失误的地方,有时候政策过硬,有时候政策过软。

  公共卫生要充分发挥政府、专家、民众的互动作用,不能由政府、专家说了算,要深入基层,了解第一手资料,科学、民主决策。

  有了SARS的经验和教训,政府对公共卫生重视多了,加大财政投入,建立全国性的疫情预警机制和疫情发布机制,信息公开透明有了很大提升。

  传染病不可怕,只要按照传染病防治办法,把传染源、传染途径、易感人群这三个关键因素控制住,基本就能控制住疫情。但是,对一些新发的传染病,要控制住仍不容易,要加强基础医学研究,加强国际交流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