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特种兵臂章

  来到特种作战学院之前,我自认为身体素质好,一直以硬汉自居,可当我接触到特种兵水上技能课程之后,我这个自诩的硬汉却变成了一块“软豆腐”。

  我怕水,小时候下河游泳被水溺过的经历给我留下很大的阴影。看着泳池里波光粼粼的一片,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两腿发软,推推脱脱不敢下水。我的憨态引来了战友们的一阵哄笑,教员也看不下去了,说到,“磨蹭什么,快下来!怕水将来还当什么特种兵!”

  我只好鼓起勇气,蹑手蹑脚地下了水。可我心里发虚,只是抓着池壁远远地看着教员在水里做示范动作,心里高度紧张,根本无心听讲,只盼着快点下课,离开这个“地狱”。看着战友们认真听讲,争先恐后地学习模仿,我怕在心里,又急在心里。下周还有蛙泳课,我该怎么办?我要一直站在岸边吗?我的特种兵梦想呢?“怕水将来还当什么特种兵!”教员的话在我耳边一遍遍回响。

  我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强迫自己走到水池中央,但我还是不敢做任何一个动作。教员也发现了我的异常,他站在我身边,不停地鼓励我,单独示范指导我,为我“保驾护航”。

  经过一周的训练,我渐渐克服了对水的恐惧,感受到了水的亲切和温柔,也终于可以和同学一起练习蛙泳动作了。可我这个蛙泳零基础的旱鸭子要想逆袭并不容易。练习蛙泳地面动作时,如火的骄阳把肩背晒得脱皮,火辣辣的疼痛让我整夜睡不着,只能在床上趴着;压蛙泳腿压得我上楼梯时迈不开步……

  训练的强度也在持续加大,每天上午徒手蛙泳2000米,下午武装泅渡800米……越来越多的同学扛不住了,开始请假逃避上课。我也打起了退堂鼓,经常在训练中装病号、请病假。

  发现苗头的教员将我们集合起来,带我们一起观看了《战狼2》。那天教员虽没说什么,可大家心里都明白。

  晚上躺在床上,回想电影中的一幕幕,我热血沸腾。自己是从大凉山贫穷农家走出来的,能有机会成为特种部队的一员,我应该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只有吃不一样的苦,才能成为优秀的特种兵。如果现在放弃,我怎能对得起一直以我为傲的爸妈,又怎能对得起自己心中的梦想。

  打开心结、校正航向,我一有时间就泡在游泳池里训练,别人练一次,我练两次,别人游800米,我游1200米……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最后的蛙泳考核中我以30分钟游完1700米的成绩成功通过考核,并顺利完成万米长游训练。

  但接下来的潜水训练,让我再次感受到了对水的恐惧。随着下潜深度的不断增加,水温越来越低、周围也越来越黑。第一次体验潜水的新鲜感逐渐转变成了恐惧和无助,胸口发闷、呼吸困难、耳膜疼痛……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压力让我再一次丧失了勇气。

  为了克服我对潜水的恐惧,教员带着我一起潜水,潜水的深度不断提高,光线也越来越暗,我渐渐地看不清教员的身影,心里面的恐惧重新弥漫开来,脑袋里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催促我快回到岸上。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想转身回去的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忽然抓住了我,是教员!我慌张的心瞬间平复,恐惧也烟消云散……

  几个月后,我顺利参加潜水考核--潜到10米深的水底寻找教员藏在水底的 “目标”。我仔细地检查好装备潜到水底,10米深的水下,寒冷、黑暗,可我不再是那个曾经怕水的新学员,我有勇气独自一人潜到10米深的水底执行任务。30分钟后,我终于发现了“目标”--一个盒子。

  回到水面,我把搜寻到的“目标”交给教员,可他并没有接过去,而是示意我打开。我慢慢打开这个好不容易找到的盒子,一个特种兵臂章静静地“躺”在里面。我满脸疑惑地看着教员,他笑了笑:“恭喜你通过考验,这是对你的奖励!”

  我惊喜万分,几个月来的痛苦训练瞬间变成了甜蜜的回忆。手里的特种兵臂章很轻,却又很重很重……

  虽然未来还有许多的“娄山关”和“腊子口”等待着我去攻坚,但只要我能记住自己最初的梦想,我就一定可以把困难踩在脚下,拿到属于自己的猎人迷彩服和特种兵胸标,成为一名真正的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