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佛牌圣物猫路过

  泰国东北部与寮国(老挝)毗邻,位于泰国最顶端的一个州府“UbonRachethani”,当地习惯称为“Eisanthai”,意为东北底部。这里出现了一位名僧,并深受此州府的信众的敬仰,此位名僧被俗称为“笑脸僧”,凡曾与名僧交谈过的信众,经过大师的开示,心里都会充满了快乐和动力,满怀信心地迎接生活上的各种艰辛挑战,勇敢奋斗。

  而且不论来自远近的信众,朝拜名僧之后必得一两样的圣品带回家。有些信众获得名僧的圣品信物后,做起生意来非常顺利。一传十,十传百,名僧灵验的威名就如此传了开来,引来大众纷纷争相收藏此名僧的佛牌圣品。至今,每当此名僧推出任何佛牌圣品,都很快地被抢奉一空。

  以上所描述的名僧,已故圣僧Wat Khucenphu LP Kambu。LP Kambu出生于佛历2465年2月15日,圆寂于2557年2约11日,享年92岁,父亲名乃萨,母亲名喃鸿,姓氏为堪甘(Kan Gan),意思为“吉祥之语”。父母亲以务农为生,共育有六名儿女,LP Kambu最年幼,所以取名为“滴再布”意思为么子。

  LP Kambu出生时就发生了奇跡,话说当年大师的母亲怀胎九月,公公和婆婆准备了一些食物到附近的寺庙布施,这寺庙就是Wat Khucenphu。而布施的当天正好是“卫塞节”,是南传佛教传统纪念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佛祖诞生、成道、涅盘的节日,是佛教界最神圣的节日。当公公和婆婆在供养僧侣之时,有一村民急呼呼的跑来报喜道:“你的媳妇已经诞下了一个男孙啦!”。公公立刻有感而发,说道:“我的孙子选择在今日诞生,必具有颇深的佛缘。”所以当LP Kambu出生之后,就非常得两老的宠爱。

  LP Kambu小时候与其他小孩一样,到附近的寺庙的附属学校读书。LP Kambu从小就对读书识字非常认真,学业非常标青,年年考试都名列前茅。不过LP Kambu好静,不喜欢参与同学们的喜喜闹闹,常独自一人躲至寺庙的角落里静静的阅读。他还时常向寺庙主持借阅一些佛学书籍,逐渐地就对佛学有了颇多的认识,还曾多次萌起出家为沙弥的念头。奈何父母以年纪过幼劝阻,待完成初中课程之后再作考虑。

  结果于中学华业的第一个星期后,他就入了空门,成为了沙弥。当年是佛历2483年2月15日,出家于Wat Shapatumalai,离住家大约五公里,柏古威素为其戒师,之后驻住在离家不远的Wat Khucenphu。每天早上作完早课,即随众僧步行进村子里行托钵礼。中午时,LP Kambu就步行数公里到Wat Bamdomci学习更深奥的佛学及巴利文。

  次年,LP Kambu以沙弥身份考得初级佛学位。不久后,LP Kambu已年届二十岁,达了出家为僧侣的年龄。他的父亲得知LP Kambu出家的意愿坚决,便择吉日为LP Kambu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授俱足戒仪式。当年为佛历2485年,出家于Wat Muceling Tharam,LP YarThansa为其戒师,并得法名“Phra Kam Bu-Kra-Thaci-Tho”。自从出家为僧,LP Kambu就迁到乌汶府城市里的一所佛教学府里驻住。进驻佛学院后,LP Kambu就更加努力研读佛经圣典,并于同年考获了中级佛学位。这学位得来不易,考获之后,LP Kambu由于信心大增,再接再厉每天挑灯夜读,废寝忘食地钻研佛学。于第三年,又到了考试之期。这一次,LP Kambu报考的是最高级的佛学位。于佛历2486年LP Kambu又再次高中,如愿以偿的考取了高级佛学位。没有几个人可以达到如此的境界,着实证明了LP Kambu是拥有超凡天斌的。

  LP Kambu连续三年都考取学位,一般会由佛学团调派到各佛学院担任讲师。可是LP Kambu却一一拒绝了这些邀请,觉得自己的知识还不够,决定到国外继续深造。LP Kambu口中的国外,指的是临近的寮国及柬埔寨等国家,而且深造的并不是佛学而是玄术及降术。LP Kambu是一位对学习不设疆域的人,而且坐言起行,提起了佛钵及法伞,修苦行去也。

  起初,LP Kambu进入寮国修苦行戒律。行走了数年,曾遇到了不少明师,获得指点。此区域的修行多倾向禅定法门,因此LP Kambu的禅定法是从寮国学来的。在玄学中,主要的动力乃源自禅定,以此功力来行使一切。LP Kambu在寮国除了先后跟随多位僧侣学术之外,还向穿着虎皮布衣的鲁士学习其他的禅定法门。之后他回了家乡一段日子,对降术这门玄术產生了浓厚的兴趣,觉得必须学习和瞭解。事缘居住在寺庙附近的村民,常被一些不知名的奇难怪症纠缠而到寺庙求治。其实这些都是降头蛊术在作祟。

  LP Kambu还赴Surim(素林府,泰国有名的降头黑区)边境的几个柬埔寨乡村,这里都是因炼降而闻名。LP Kambu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决心,深入村中与村民交朋友,并驻住在附近的寺庙。他慢慢的体验和留意村民的日常生活作息,并从中瞭解,原来村民炼製降头的目的是防卫家园。当贼人潜入家园时,就会被这些降物伤害。不过一些心术不正的人则将之滥用,用以攻击和陷害无辜的人。

  查明真相之后,LP Kambu就拜访乡村的村长。根据世代相传,村长都是由法术高明者来担当。村长身负保护村民的重任,所以必须拥有超凡的法力。LP Kambu就向村长取经,从中瞭解了炼製降头的过程,也向村长讨教解降之法,希望日后回去,可为不幸的信众解除降害,让他们儿获得重生。

  LP Kambu四出修苦行戒,数年后回到自己的家乡探望父母及乡亲父老。于佛历2496年,获推选为Wat Khucenphu的庙住持。从此LP Kambu就逐渐把这古老陈旧的庙宇,重新整顿起来。当地的村民非常合作,经常成群结队来帮助LP Kambu修建寺院。当中有几个年轻人,来得甚为频密,但是到了黄昏,就必定到庙旁的杂货店里买酒喝。

  LP Kambu眼看一群大好青年染上了喝酒的恶习,心里难过。第二天,LP Kambu把他们都叫来,当面劝阻他们不要酗酒。可是这几个年轻人都说,已经尝试戒了好几次,但没有一交成功。有鉴于此,LP Kambu逐吩咐这伙年轻人隔天一大早到寺庙来,为他们根除酒瘾。第二天一早,LP Kambu准备了一大桶的药草,煮了水,要这几个年轻人喝下。大家喝了之后,都大肆呕吐。经过了三次的疗程,酒瘾竟完全消除了。年轻人个个如获重生,对LP Kambu的大恩大德不敢忘怀。经此一事,不论远近的信众都知道LP Kambu的佛寺最拿手的是帮人解除酒瘾,而前来求助的信众也就络绎不绝了。

  LP Kambu慈悲为怀,专心研製了各种解毒草药,供给有需要的信徒。最后甚至引来了中蛊降者上门求医。LP Kambu每天一大清早就投入炼製各草药,分门别类,有戒毒品的、有解降的和各种奇难杂症的,种类繁多。一些中蛊降者除了饮用配製的草药之外,还需接受由LP Kambu持经的冷水浴,令中降者的身上的蛊毒及降撤底化解,也为中降者解除与下降者的怨对。由于LP Kambu救人无数,在东北部素有“解降大师”之美誉。

  LP Kambu每天定时接待到访的信众。信众们都热衷于接受LP Kambu的加持,因他的加持具有防邪及避险的功能。LP Kambu除了为信徒贴金箔赐福之外,尚有一项独步法门,非常受欢迎。然而此法并不是每一个信徒都受得了,受施法者必须忍受皮肉之痛。施法之时,LP Kambu以一支铁笔在信徒的背上画上经符,而这种经咒只适合施于男信众,由于男信众出外谋生,碰上危险的几率较女信众多,加上泰国僧侣是不可碰触女性的,所以只方便为男信众施法(这个就可与常来我们国内刺符的“高僧”对比了)。

  曾经有一次,LP Kambu出席一个佛牌圣品的加持法会。当天寺庙里充满了信众,LP Kambu当时是在没有被邀表下独自来到了法会现场,参观加持法会进行的祭拜仪式。当时的加持法会刚好告一段落,众加持高僧都坐在一座小佛殿里休息。在场的都是一些得道高僧,各个身负超凡的法力和修为。而当年的LP Kambu还很年轻,当行走过佛殿前之时,忽然听见一位老僧惊呼道:“请问这位高僧是谁?”在场的僧侣当中有认识LP Kambu的,就向那位老僧回答说:“他是Wat Khucenphu的新任住持。”老僧说:“可否邀请他进来呢?”众僧纷纷赶到疑惑,犹豫了一阵。老僧见状就说:“此僧身负高深的法门,修行的是鲁士,而且还有鲁士法身跟随着他,他就是鲁士术士的化身。”结果,LP Kambu就被邀请加入加持佛牌圣品的行列。这是LP Kambu布第一次以修持的法门加持佛牌圣品。果然不负老僧所望,这一期佛牌圣品均获得了信徒的认同。于佛历2522年,LP Kambu在信众的请求下,铸造了LP Kambu第一期的佛牌。当时铸造的量不多,大约只数千尊而已。在经过LP Kambu特定的加持后,就开始分赠给到访寺庙的信徒。信众早对LP Kambu非常崇敬,得到了佛牌之后,都如获至宝。

  其中有一信徒名为“乃处”,在LP Kambu的手上接过了两尊佛牌。隔天,“乃处”就找他的一位好朋友,名“乃密”。“乃密”是“乃处”从小玩到大最要好的朋友,得到了什么好东西,都会彼此分赠共用的。今日得到两尊佛牌,当然不会忘记送“乃密”一尊以表达关怀。“乃处”更特别描术了LP Kambu的修行有何等高深,更强调此乃他首次铸造佛牌,属难得之宝物。“乃密”言谢后,就问起佛牌的功能。“乃处”回答说:“这佛牌具有防害功能,能避一切刀枪险以及增长人缘。可是“乃密”只听进了一句,那就是能避刀枪,能避刀枪意思不就等于刀枪不入了吗?结果“乃密”就萌生了试枪的念头。他一声不响地进屋里拿了一支猎枪出来,并向“乃处”说明用意。

  起初“乃处”吓了一跳,不敢尝试。但见“乃密”坚持,就只好听从他的安排。“乃密”找来一条绳子,将佛牌串了起来,然后双手合十向佛牌的守护神祈求显现圣跡。然后把佛牌掛在一隻狗的身上,再把枪口瞄准了狗身,“嘭!”的一声,却不见子弹射出来。“乃密”详细检查一下,发现子弹竟然卡在枪膛内,发不出来。“乃处”见状,立刻松了口气。可是“乃密”对第一次的试枪感到不满意,认为是那只猎枪太陈旧了,因部件失灵致使子弹射不出来。他决定转换别的方式来做测试,并向“乃处”说出了意愿。他保证,倘若这一次的测试真能再显圣跡的话,他必定亲自向LP Kambu请罪,并答应永远服持LP Kambu,成为他的近身弟子。

  “乃处”见到“乃密”说得如此坚定,也不便阻止,任由他再作测试。结果这一次“乃密”不用枪,改为用弓箭。他认为弓箭是绝对不会射不出来的,而且他的射箭技术是一流的。他把箭上了弦,后退十步即往狗身上放箭射去。说时迟那时快,弓箭疾射而出,“嗒”的一声,竟然插在一旁的木箱子上。原来当弓箭脱射而出之际,眼看就要命中目标时,它却好像长了眼睛般,避开了小狗,射在一旁的木箱子上。“乃密”与“乃处”亲眼目睹奇事的发生,均被吓得目瞪口呆。“乃密”更立即双膝跪地,双手合十对天膜拜,表示对LP Kambu的崇敬。

  “乃密”对佛牌的灵验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立即想从小狗身上把佛牌脱下来,可是那小狗望了一下“乃密”,就往屋外奔走了。“乃密”追之不及,让小狗给跑脱了。“乃密”心想,待入黑之后,它饿了自然会回家。可是“乃密”等了一个晚上,却不见小狗回来。“乃密”心想,它会不会发生了什么意外呢?这时候,他开始后悔,不应该让小狗受到惊吓,而让它一去不回。

  虽然忐忑不安,但是他还是频频祈祷,渴望LP Kambu的佛牌能够保佑小狗。过了一会,它真的回来了,而且全身丝毫无损。这时“乃密”立刻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开心地抱起狗儿。可是小狗颈上只掛着绳子而佛牌早已不见踪影了。“乃密”马上觉得十分的可惜,立刻骑着摩托去找“乃处”,并要“乃处”带他去拜访高僧LP Kambu。当“乃处”带“乃密”来到佛寺时,却见LP Kambu早已坐在佛舍里等着他们了。“乃密”迫不及待的凑上前向LP Kambu磕了三个响头。LP Kambu看了一下“乃密”,笑一笑,然后从桌上取了一尊佛牌递了给“乃密”。“乃密”一见佛牌,马上就认出那就是他昨天用来试枪的佛牌!原来“乃密”认得佛牌上的白点,还沾了他屋前的一点泥土;“乃密”心知遇上了高人,立刻又跪下向LP Kambu懺悔,答应从此不犯同样的错误。打从那一天开始,“乃密”对LP Kambu就百分之一百的尊敬了。

  LP Kambu的佛牌曾经显示圣跡无数次;话说一次,在离佛寺不远的一个小镇上,有一位焊工,名为“乃松”,专门替人安装凉蓬。一次他接了一项工程,要爬上双层店屋高处安一个凉蓬。当天“乃松”就准备了工具,爬上了约二十尺的高度工作。首先他需要在墙壁上安装一个铁架,然后在铁架上焊上一块铁板,之后再将一支长十五尺的铁棍焊接在铁板上。当他焊接至第五支铁棍时,“乃松”已经非常累了。一不小心,手一脱力手上的铁棍脱滑倒向前方的高压电箱,“吱”的一声,高压电箱突然爆炸了。“乃松”被高压电箱击中,立刻失去了知觉。

  “乃松”身体一软,就从二十多尺高空重重的摔在地上。事发突然,现场的人都被吓得不知所措,眼看“乃松”这一次必凶多吉少,就算不给高压电击死也会被摔死的。现场的人纷纷上前围观,只见“乃松”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现场有人想要上前施救,却有人出声阻止,伤者不宜乱动,万一有骨折,移动时会伤及内臓,必须致电向专业的人员求助。在等待救伤车前来之际,“乃松”竟然苏醒了,而且还慢慢的坐起身来,这令大家感到非常惊奇。“乃松”看着这么多人把他团团围着,心里觉得奇怪,就问道:“你们这是什么回事?围着我干嘛?”有人答道:“你刚才被高压电击中,从上面跌下来了!”“乃松”摸摸头,若有所思地说:“那是…刚才我确实在上面工作…对了!那铁棍滑下击中电箱后就发出爆炸声,之后…我就失去了知觉,…醒来就看见你们了…”搞清楚了情况,“乃松”立刻检查身上是否还其他的损伤,不期然地从脖子上掉出一尊佛牌,大家看了知道是LP Kambu的佛牌。这尊佛牌是用Roket(烧瓦)铸造的,LP Kambu的法像清晰可见。经此一事,这一期的佛牌都被信众抢奉一空了。

  关于LP Kambu佛牌另一次的显灵事蹟,此次的事件比较特殊,涉及一起非常严重的车祸。这起骇人听闻的车祸就发生在乌汶府的街道上。话说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在一个十字路口处,发生了一宗两辆载货卡车互相猛撞的车祸。相信到过泰国的人大都知道泰国人驾车速度有多快吧!就算在城市中的小巷行驶,一般都会达到四十至五十公里的车速(相比国内不少宽敞的马路限速也就四六十。。。),若是在高速公路,那百四五公里的车速则是非常平常的事。不过泰国人的驾车技术一流,很少发生车祸。不过万一真的发生车祸的话,那会是很严重,因为车速太快了。当时那两辆卡车驶进十字路口时,车速都非常快,而且红绿灯已切换至闪红灯。泰国的交通灯在午夜之后,只会闪烁一盏红灯或黄灯;即代表当车辆行驶至此时,必须放慢速度,若见其他路线没有车辆,即可通行。这一措施是方便夜晚行走的车辆,不会因为干等红灯而浪费时间。

  由于事发的夜晚在下着雨,路面的可见度有限,双方行驶快速,就算已到了十字路口,都没有把车速减慢下来。他们都以为已经深夜了,其他的路线不会有车辆往来。就这样两辆大卡车同时闯进了十字路口…当大家发现对方时,已经来不及刹车了!“轰”的一声巨响,两辆大卡车狠狠地撞在一起!由于响声巨大,惊醒了许多民众,纷纷出来救助。此时的两辆大卡车已经撞成一团废铁,现场一片狼藉,看来这卡车司机必定是在劫难逃了。

  救护车很快抵达现场。经过一番抢救,救护人员从第一辆卡车扶出司机,抬上急救床。救护人员为司机检查了伤势,之后好奇的说:“他怎么一点伤都没有?太神奇了!”话没说完,受伤的司机很自然地从急救床上下来,脱掉擦得破乱的衣服。这时候,大家都看见司机胸前掛了一尊铜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LP Kambu2522年的第一期铜牌。

  而第二辆卡车的毁坏程度比较严重,司机被驾驶盘紧紧压住,动弹不得。救援人员动用机动工具将驾驶盘撑开,才顺利把司机拖出来。司机被救出来时,衣服也被拉扯的破乱不堪。但是经过医护人员的检查之后,竟然发现此人的身体也是毫发无损,而他的身上也同样佩戴了一尊佛牌。无独有偶的是,两位司机竟然佩戴了一模一样的佛牌,都是LP Kambu的第一期铜牌。两位大难不死的司机见彼此都配戴了同一位高僧且又是同一期的佛牌,大家又没有受伤,深感匪夷所思。彼此除了惊叹佛牌的威力之外,也非常庆幸,事后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此奇事顿时在乌汶府广为流传,成为一时的佳话。

  LP Kambu大师所督造的圣物多样化,除了避险之外上有许多用于人缘方面的圣物,如LP Kambu大师的自身法相佛牌、Parking、坤平、Na Wa Kot(九面富贵佛)、西瓦里、鲁士等等,还有辟邪法物有法刀、虎牙、虎皮塔固,法杖和法螺等等。然而LP Kambu大师还有一种信众最渴望得到的至宝,一种可遇不可求的至宝。这至宝乃用一种充满灵性的动物来铸造的,而铸造的法门是使用泰北清迈之古巴的专门法系。LP Kambu年轻时曾在泰北驻住,跟随一位名师钻研此法系,并得名师倾囊相授。而此法宝就是“Lu Kho Mea”(猫路过),也即是猫之灵骸。也许有不少人听过路过,人胎路过,华人俗称的“鬼仔”就是这种了。目前主要以一些黑衣法师提炼,主要用于斗法,下降。也有不少心术不正之人利用来满足自己的欲望所求,不过当中也有不少一时好奇之人请奉。此种路过阴性极强,掌控难度高,反噬危险大,忘各位切勿尝试!而猫路过则与之截然不同,是一种招财至宝,对于经商做生意还是横财都有很大的帮助!

  为何要用猫呢?原来猫就像狐狸一样,可吸收天地之灵气,修炼成精的一种动物。远至数千年前的埃及,就丰猫为他们的守护神了。当时的皇族逝世后,还会将其爱猫也制成木乃伊陪葬,以便到了另一个世界时,猫也能守护他们。而在泰国玄灵界,都认为猫是一种能通神灵的动物,会带来财富与好运。泰国信众除了热衷于猫路过以外,还会争相追求一种猫,叫“Mea Ta Phi”,意义为“钻石眼猫”。一只眼睛是普通的棕黄色,另一只则是浅蓝色,如果拥有一对浅蓝色眼睛的则更加稀少罕见了!泰国人相信拥有钻石眼猫可带来财富及幸运,如果一个家庭有了钻石眼猫,就算有买家肯出高价,他们也未必会出让。所以一只钻石眼猫在泰国曾被炒到一百万泰铢的高价,但是也“一猫难求”。

  在泰国东北部,每逢遇到干旱,民间就会利用一只全黑或全白的母猫,举行一种求雨的法事,称之为“Henanmeo”(嘿喃喵)。这法事已经流传了上千年了,就算是科学昌明的今天,人民还是乐此不疲。

  说起猫路过的取材,如果有机会遇到猫咪生小猫的话,你不妨留意一下,若小猫夭折,母猫就会马上将之吞下,绝不让其他人察觉的。不过有时母猫也会判断错误,错把健康的小猫给吞了。这其实是母猫的一种特性,而原因至今尚不明确。若诞下了活的小猫,则会留下胎盘,而母猫也会将胎盘吃了,不留痕迹,所以想要得到夭折的猫胎是非常困难的。

  不过若有得到高僧使用法术相助,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当发现有怀孕的母猫后,必须先准备华油经咒的白布,将之制成一块垫布,再用一条烤鱼(这个是要交给信众或一些白衣师傅帮忙处理的,因为虽然泰国僧侣是可以吃肉,但是是不能自己烹煮的),并施与经咒,希望以小鱼像母猫换取猫胎,并让母猫咬去,这才符合制作猫路过的步骤。若诞下的小猫是活的,母猫会把小猫要到安全的地方安顿,而留下胎盘给施法者。虽然比不上猫路过强,是退而求其次,但猫的胎盘也同样是至宝,也总比一无所得要好。将得到的胎盘处理后,用红带将其包藏起来,供于高处,在月圆之夜将之供在露天的法坛上,再以独门经咒加持无数次,以将其提升净化。如将此圣物供奉于神坛上或店内的收银处,就可找来滔滔不绝的生意,财源滚滚。猫路过有多样的法力,听说供奉猫路过会遇到小猫在店里玩和喝水的异能。